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通函通告 >> 其他通函通告 >> 內容

CPI-英國高院對有關無單放貨保函標準格式條款的判決

時間:2018/4/17 12:03:31 點擊:

  內容提示:LP 064/2018 英國高院對有關無單放貨保函標準格式條款的判決。CPI 資訊 No.312 ...

LP 064/2018 英國高院對有關無單放貨保函標準格式條款的判決

CPI 資訊 No.312 

摘要

實踐中,要求船東根據無單放貨保函交付貨物的做法并不罕見,保函在國際貿易中的重要意義不容忽視。貨方或其相關利益方在沒有拿到正本提單的情況下,為了不耽誤貿易的進行常常向船東出具保函取得貨物。此種情形下顯然存在著錯誤交付、貿易欺詐等風險。在干散貨或液體散貨貿易中,貨物價值通常較大,船東根據保函無單放貨面臨的風險也尤為重大,也因此產生了不少相關訴訟及判例。2018年3月2日英國高等法院商事法庭對“Songa Winds”輪(Songa Chemicals AS v Navig8 Chemical Pool Ltd)有關海上貨物運輸無單放貨保函一案做出了判決。該案作為英國高院對保賠協會有關無單放貨保函標準格式條款的最新判例,拓展了“收貨人”這一概念,認可了保函中貨物交付對象是特定的收貨人或“可信任其為或其可代表該特定收貨人”的一方。 

一、背景信息
在無單放貨的情況下,船東常會通過保函賦予的追索權保護其利益。保賠協會通常不承保無單放貨的貨物風險及各類保函的風險,但協會會為船東提供推薦保函格式文本。當前保賠協會無單放貨標準保函格式有如下相關條款:
“request you to deliver the said cargo to “X [name of the specific party] or to such party as you believe to be or to represent X or to be acting on behalf of X" at [insert place where delivery is to be made] without production of the original bill of lading. ”

該條要求船東在沒有正本提單的情況下,將貨物在指定地點交給特定的收貨人,保函中的措辭表明收貨人應當是特定的收貨人或“可信任其為或其可代表該特定收貨人”的一方,并且保函還包括了交貨地點的指示約定。

在“Songa Winds”輪案之前有關此類保函下責任的判例是2008年11月英國高院商事法庭關于“The Bremen Max”案[i]做出的判決。判決表明保函下對船東的任何賠償責任實現的前提是,貨物按照保函規定交付給指定的收貨人。在該案中,標準保函格式只是簡單規定了收貨人的名稱。相較于“The Bremen Max”案,本案判決使得保函標準格式中的“收貨人”這一概念范圍被擴大了。

二、案件事實
“Songa Winds”輪是一艘油品化學品船,船東S將其期租給N,N將其航次租船給G,載運葵花籽油至印度。租船人G將貨物賣給B,B又將貨物轉賣給A。

貨物在沒有出具正本提單的情況下交付給A,B給G出具了保函,要求無單放貨給A或G可信任其為或其可代表A的一方。同樣地,G給N、N給承運人S出具了類似保函,保函中均有要求無單放貨給A或可信任其為或其可代表A的一方。

B未從A處收到貨物款項,因此對船東S提起了提單下錯誤交付索賠。B主張其為提單的合法持有人,承運人S應當將貨物交給B而非A。此種情況下,船東S對N就其出具的保函提起了索賠,N對G就其出具的保函提起了索賠。各方都聲稱在將貨物交付給A后擁有保函項下的追索權利。    
CPI-英國高院對有關無單放貨保函標準格式條款的判決
三、法院判決 
關于對A進行貨物交付是否構成了保函規定的貨物交付這個問題的判斷,法院認為根據案件的事實狀況,以及有確切證據證明的B與A之間的通信表明,盡管B沒有收到貨款,但其明確表示希望A代B接受貨物交付。B和A之間關于不出示正本提單、甚至不付貨款的情況下進行貨物交付的實際做法被法院認可了。因此法院認為,就N和G出具的保函而言,貨物可以認為交付給了B。

法院在進行綜合分析后,做出以下判決:
如果通過將貨物交付給A能夠實現對B的交付義務,那么就如B出具的保函所規定貨物交付的情況,這就是一個關于A地位的事實問題。當B未收到貨款,但同時有證據表明在這些當事方之間,預先支付貨款并不是必要的行為,此種事實意味著A是作為B的代表主張貨物交付的。

法官附帶意見表示,假設A并不是代表B接受貨物交付,那么保函中所稱的“相信”實際接收貨物交付的人是代表特定收貨人行事的,則指的是做出貨物交付的人,即代表承運人進行交付的船長所相信的情況。

G應當承擔根據該航次租約第38條下的保函責任。

四、延伸討論
1. 英國法下無單放貨保函“收貨人”的擴展
法院認為承運人對A進行的貨物交付,可以認定是將貨物交付給了N所出具保函項下正確的一方。因此N在其保函下有向船東S賠償的義務,同樣地,G對N有賠償義務。該案判決在“The Bremen Max”案之后進一步澄清了保賠協會標準無單放貨保函格式下貨物交付的問題,即就該保函措辭而言,保函中貨物交付對象是特定的收貨人或“可信任其為或其可代表該特定收貨人”的一方。本案表明法院在判斷根據保函規定應當交付貨物的對象時,會考量并在有充分證據證明時認可商業實踐的做法。這一判決對船東在根據無單放貨保函主張其權利時是有利的。

2. 無單放貨保函在我國法律下的效力 
在本案判決中,英國高院支持了船東在無單放貨保函下的追索權利,可見在英國法下,航運實踐中常常應用的無單放貨保函效力獲得了法律上的明確認可。但是在我國尚未以明確立法的方式規定無單放貨保函的效力。
我國最早有關無單放貨做法的官方文件是1983年交通部、對外經貿部、國務院港口口岸工作領導小組發布的《關于海運進口貨物憑正本提單交貨的問題》。其中提到,”在肯定憑正本提單交貨的前提下,允許以副本提單加保函或其他有效單據提貨。”這部文件雖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卻為我國最早對海運中無單放貨保函做法的態度。

我國法院處理的第一宗關于海運保函糾紛的案件是“柳林海”案,該案確立了海運保函的善意原則和相對性原則。該案涉及托運人應買方要求為給木薯干開倉通風而向承運人出具保函,木薯干到港后出現短重,承運人賠償后向托運人索賠的問題。法院最終審理認為:“承托雙方的行為均出于善意,符合民事法律的誠實信用原則,不具有對第三人欺詐的故意。被告以保函換取清潔提單,并不是為了隱瞞貨物本身的某種缺陷,相反,是為克服客觀條件的限制,同時避免貨物發生霉變,承運人接受保函簽發清潔提單,也無欺詐收貨人的意圖,只是為了解決由于貨物重量產生的爭議……本案被告作為保函的義務主體,是保函所產生的義務的承擔者。有效保函只在雙方當事人之間具有約束力,不能對抗任何第三方。”該案對我國法院有關海運保函效力的明確有著重要影響。
在該案的審理過程中,就保函效力問題請示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院于 1988年 10 月 4 日發布《關于保函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問題的批復》,指出:“海上貨物運輸的托運人為換取清潔提單而向承運人出具的保函,對收貨人不具有約束力。不論保函如何約定,都不影響收貨人向承運人或托運人索賠;對托運人和承運人出于善意而由一方出具另一方接受的保函,雙方均有履行之義務”。 

我國《海商法》以及 2009 年 2 月 16 日通過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無正本提單交付貨物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中都沒有“保函”的概念。但根據實踐中的做法以及相關案例判決,我國法院基本主張無單放貨保函的善意原則和相對性原則,即保函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根據是否具有欺詐的目的,海運保函分為善意保函和惡意保函,只有善意保函具有法律效力,惡意保函無效。

參考文獻:
[i] Farenco Shipping Co Ltd v Daebo Shipping Co Ltd (The Bremen Max) [2008] EWHC 2755(Comm); [2009] 1 Lloyd's Rep 81;

 以上內容僅供會員公司參考。如需具體建議,請與協會相關人員聯系。

作者:不詳 來源:中國船東互保協會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船管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等未經本站證實,船管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關于版權:本站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我們將盡快處理。
關于轉載:本站文章可任意轉載,但請注明作者和出處,并務必添加本站的文字鏈接。
預留廣告位600x60
【免費使用】點擊查看詳情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來源:
  • 內容:
  • 驗證碼:
  • 船管網 ( Shipmg.com ) © 2021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聯系:sea#shipmg.com (發郵件時請將"#"換成"@") 微信公眾號:船舶管理信息平臺(shipmg)
  • 執行時間:30 毫秒   360網站安全認證
  • 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视频_秋霞电影_免费免费啪视频在线观看视频_国产乱了真实在线观看_国产真实伦对白全集